gjc>|爱吃小龙虾的朋友,不要鄙视土气难除的炒螺蛳

[圖片]

[strong]沒有美食和美景相伴,旅途和人生都難稱完滿,有[機會 的拚音:jī hui]的話,最好[不要 的拚音:bù yào]錯過〖被金沙黑了30万免费开户〗。[/strong][strong]在“逛吃貴州”的青綠山水、尋常巷陌,有一個看得見、遇得到、聞得著、吃得上的貴州等你來。[/strong]

[strong]看到眼饞處,便是出發時。[/strong]

北大路魯山人在[日本 的英 文:吃屎的國家]被視為國寶式的人物,他生於明治十六年,也即公元一八八三年,家境貧寒,自學成才,是集美食家、大廚師、書法篆刻家、畫家、陶藝家、漆藝家、散文家等為一身的“大玩家”。[圖片]北大路魯山人

最近讀到他的《日本味道》一書,其中一文講到田螺,認為“是[一種 的英 文:one]不可輕視的美味食材”,“哪怕是作為主菜前的下酒小菜端上來,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人都會[自然 的英 文:natural][感 的拚音:gǎn]到親切,不由麵露笑容■被金沙黑了30万5g通讯■。一般各地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切大量的生薑末煮熟吃”。

[圖片]

魯山人甚至說,[自己 的英 文:his]幼時得腸炎,醫生說沒救了,碰巧[廚房 的拚音:chú fáng]裏煮田螺,他聞到香味硬要吃。結果,“就好像吃了什麽靈丹妙藥似的,七歲的我眼看著精神就好了起來,逃過一劫,沒幾天就[完全 的英 文:completely]好了”。

貴州人也[愛 的拚音:ài]吃螺螄,但似乎少見於飯桌酒席,倒是路邊攤[常見 的英 文:Common],長盛不衰,是三五朋友小酌閑話的雋物。

年齒漸增,淡出江湖。這些年,已少在外吃宵夜。但記得好些年前,貴陽花果園獅峰路有一家“胡子螺螄”鼎鼎有名,雖說略嫌偏僻,食客依舊從各處覓來,生意火爆。

[圖片]

我有個同學,家就住在旁邊,有那麽幾年,一[度 的拚音: dù]是我們常去的據點。夜深散場前,時不時就會光顧,點一兩份爆炒螺螄,幾瓶啤酒,隔壁攤位再要幾碗開水麵,繼續聊上個把小時,酒足飯飽,各自歸家。

吃螺螄有講究,牙簽挑出來,連肉帶腸,都在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,後半截不能吃,得小心咬掉。螺螄本小,肉就更少,吃這個,速度不會快,目的不是充饑,混嘴巴而已,但對烹飪者的要求不低。

[圖片]

螺螄生長水田中,一股子土腥氣,先得養,待其吐淨泥沙,然後一通刷洗,才能下鍋。而這玩意倘不入味,簡直毫無吃頭。貴陽人的做法是猛火快炒,下料要重,薑蒜辣椒醬油醋糖都少不得,下手還要快,才不至於炒過了肉老掉嚼不動。

據說,這家“胡子螺螄”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已在此擺攤,老板是一中年男子,不知其姓氏,嘴邊一部絡腮胡子,頗有個人特色,連[帶著 的英 文:with]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招牌,遠近有名。

[圖片]

[不久 的拚音:bù jiǔ]偶然路過,發現夜市攤上,“胡子螺螄”依然如故,隻是菜品增加不少,大紅螺、貝殼、小龍蝦、花甲……都上了菜單,看來也與時俱進了。

須得多說一句的是,貴陽不少夜市攤點炒小龍蝦[可以 的英 文:can]加料,蓮花白、魔芋、洋蔥、豆腐等食材是首選,吸足湯汁,其味不下小龍蝦本身。

十幾年前,貴陽文化路上,有一家袁眼鏡炒小龍蝦,一度名聲在外。有意思的是,其之所以得名,也是因為老板戴副近視鏡,特征明顯,跟“胡子螺螄”的取名一個邏輯。別的不敢說,至少方便食客,即使初來乍到,一眼可識。

[圖片]

吃螺螄和小龍蝦,都得借助工具,前者須有牙簽,後者則塑料手套,加之都是重口味炒製,汁水淋漓,不算雅觀。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皆需剝殼,吃下來簡直滿桌狼藉。原本是朋友聊天,吃著吃著就深入進去,全力以赴對付[食物 的拚音:shí wù],忘記了正題,是個不大不小的缺憾。

[圖片]

近年來小龍蝦大行其道,全國各地,概莫能外。螺螄一物,小而寡肉,論味道鮮美,也遠遜之,且有怎麽都洗脫不掉的土味,所以始終不溫不火,不是偶然讀書見到鄰國的美食家提及,難得想起。改天碰上,還是該點上一盤,把酒憶舊,正所宜也。

[圖片]

責任編輯:彭瑾


な.关于稚川实验中学学生食堂用“铁酱油”一点回复 な.为什么我们越来越麻木了?我们失去的不只是环境,更多的是人性 な.多彩贵州城:打造全域旅游“风景眼” な.女子吸毒多次进宫却不知悔改!珍爱生命,远离毒品 な.вÖÓÐÃÀ¼×µêÂ𣿾ßÌåµØÖ·ÔÚÄÄÀ|ƽºþ½¹µã - ƽºþÂÛ̳::ƽºþÔÚÏßÆìÏÂÂÛ̳ - Powered by phpwind な.中国服装城开工典礼看到的牛车 な.爱吃小龙虾的朋友,不要鄙视土气难除的炒螺蛳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